不呱

情深不寿

【莫萨莫无差】老师们的战争

老师AU,莫萨莫无差,傻白甜,OOC

      米扎Flo萨

  ——————————————————

  饶是三年二班的同学再怎么清楚自己的语文老师安东尼奥·萨列里和数学老师沃尔夫冈·莫扎特二人合不来,也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两个人会直接在教室门口吵起来。

  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教室门口,真刀真枪地,吵起来了。

  萨列里和莫扎特都是新来不久的老师,莫扎特也只比萨列里晚来一个星期,但是两人不和的氛围也确实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别提什么都是新来的互相关照了,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个人根本就从没说过话,甚至很难同时出现在同学面前——也许除了每周例行的班会。原本枯燥无味的班会因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人难得的一同出现也确实有了些许不同:

  “你看到萨列里老师白莫扎特老师的那一眼了吗?”

  “没看到,不过我肯定莫扎特老师看到了。”

  “你怎么知道?”

  “看到莫扎特老师周围是什么了吗?”

  “… …是冷气?”

  “不,那是‘我现在很不爽’的气场。”

  “… …”

  “还记得第一次莫扎特老师自我介绍后萨列里老师就在讲台下冷哼了一声吗?莫扎特老师当时脸色就变了,直直地盯着萨列里老师不说话。”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就看对方不顺眼,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他们还没有打起来。”

  … …

  然而三年二班的同学竟然也渐渐地习惯了一见面就冷着脸的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就像面对冷战着的爸妈,既不能说,也没法劝。但学生们也没料到莫扎特和萨列里确实像一对闹别扭的夫妻,两人打不起来,一旦吵起来却能抖出几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数落对方的不是。更没料到莫扎特和萨列里这次吵架后的结果。

  这次吵架总有点儿像萨列里故意找茬,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总之在上完课的莫扎特走出教室不小心碰掉刚好来下一节课的萨列里怀里的书的时候,萨列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当做莫扎特不存在,而是揪住了莫扎特的袖子。

  “莫扎特,你碰掉了我的书。”

  莫扎特一怔,显然也没料到萨列里主动和自己说话,虽然说的这话… …他弯腰把书捡起来递给萨列里。

  萨列里却没有接,“不说句‘对不起’吗?”

  “… …萨列里你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但是你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不说对不起吗?”

  莫扎特深吸了一口气,像用了很大的勇气似的,他转过头直视着萨列里:“萨列里你不要故意挑刺。”

  萨列里讽刺地笑了,说出的话却是酝酿了很久的冰冷:“莫扎特,你总是觉得我在挑刺,对吗?”

  “我… …”莫扎特又噤了声,也只有萨列里,只有萨列里能让一向巧舌如簧的莫扎特恨不得原地消失。

  “我… …对不起。”莫扎特还是服了软,第二次把书递给萨列里。萨列里在听到莫扎特道歉时确实吃惊地挑了挑眉,但却仍拒绝接过莫扎特递过来的书。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莫扎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书放在了离门口最近的学生书桌上,侧过身想从萨列里身旁离开教室。

  萨列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总是这样莫扎特,你总是在逃避。”

  莫扎特听到这话马上就停住了脚步,然后他突然转回身,凑到萨列里面前紧紧揪住了他的衣领。本来教室里和门口外的同学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就在原地战战兢兢地待着,看到这仿佛马上就要开干的场面同学们全都倒抽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去拦莫扎特老师,他们就看到语文老师冲他们摆了摆手。

  萨列里很明白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间地点,但是和莫扎特说清楚这一切——他等不及了,所以萨列里沉默地看着眼前气红了眼眶的莫扎特。

  “我逃避?你为什么不想想是谁先一声不吭就离开的?是你!萨列里!!!”莫扎特被气得剧烈地呼吸着,攥着萨列里衣领的手也不由得收得更紧。萨列里总能让莫扎特失去常态。

  萨列里等莫扎特情绪没那么激动的时候才开口说:“可是你问过我为什么吗?莫扎特,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每天你都有机会来问我,你为什么不问?”萨列里的质问并不凶,却很坚定。他的手覆上了在自己胸前莫扎特的手,但没有把莫扎特的手扒开。

  “你表现得像一个陌生人,我怕你不理我,甚至… …会再次离开。”莫扎特感受到萨列里动作里的安抚,气消了一大半,说话的语气里甚至有了一些委屈。他松开了萨列里被自己捏的皱皱巴巴的衣领。

  萨列里也垂下了自己的手,却拉着莫扎特的手没有松开。他轻声地叹了口气,“所以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害怕。”

  莫扎特睁大了眼,完全没想到萨列里会这么说。

  萨列里看着莫扎特星星般闪耀的双眸,无奈地笑了:“你可是当初的情场小王子啊,谁能不喜欢莫扎特呢?你身边无时无刻不有美女相伴。所以当你这颗星星主动接近这么普通的我的时候,我以为那只是暂时的兴趣。所以我选择了逃避,以为这样就可以忽略你对我的吸引力。”

  “哦,安东尼奥,”莫扎特红了脸,要知道,这还是萨列里第一次当面夸自己呢,“所以那个时候我对自己的魅力也产生了怀疑。”

  萨列里捏了捏莫扎特的手,接着说道,“但我发现那简直就是徒劳的,就像喜欢太阳却怕被灼伤而躲到阴影里,但忘了阳光和阴影同在。同样的,莫扎特,我逃不掉你的。也幸好你也没有放弃。”

  “那你是在害怕什么呢,安东尼奥?”莫扎特想到了萨列里刚开始的那句话。

  “我害怕星星总归是星星,不会离人们太近的。就像几岁的小孩子想要新奇的玩具,一旦新鲜劲儿过了,那个玩具就再也不是他最想要的了,玩具也最终会被丢弃在角落,落尘生灰。沃尔夫冈,我害怕你会那样丢掉我。”

  “天啊,安东尼奥,你从来没对我说过这些,”莫扎特反手把萨列里的手握在手心,另一只手轻抚着萨列里的脸颊,“你并不普通,你很耀眼。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将是我唯一的爱人。”

  “那你为什么那天要给康斯坦斯买戒指?”萨列里突然问。

  “什么?哪天?我和康斯坦斯?”

  “就我赌气离开的前一天,我看到你和康斯坦斯在珠宝店,挑戒指。”

  “啊,那天。那天是因为南奈尔有事,所以我才和康斯坦斯一起去的,”莫扎特总算想起来了,“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吃醋生气离开的吧?”

  萨列里失落的眼神告诉莫扎特答案是肯定的。

  “天啊,安东尼奥,你该不会不知道康斯坦斯有未婚夫了吧?”

  萨列里吃惊地眼神告诉莫扎特答案是否定的。

  “我是陪康斯坦斯去挑订婚戒指的啊。”莫扎特揉了揉萨列里的头。

  见萨列里还是一副“你想要抛弃我”的委屈样,莫扎特松开了萨列里的手。

  “好吧,”莫扎特深吸了一口气,“本来这不是我理想中的时间和地点,但是谁让我亲爱的小笨蛋不相信我会一直在他身边呢?”莫扎特忍不住舔了舔唇,在萨列里惊诧的目光里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天鹅绒的盒子。

  莫扎特然后就单膝跪在了萨列里面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一对设计简洁而精美的钻戒。

  “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只去牵一个人的手,只深吻一个人,只伴在一个人身边,过一辈子。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那么我求之不得。所以,亲爱的安东尼奥·萨列里,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和我共度余生吗?”莫扎特这段话说得不慢,像排练了很多次,但声线里偶尔的颤抖暴露了他的紧张。

  而萨列里的大脑从莫扎特拿出戒指开始就当机了:“我竟然因为一个误会和莫扎特分离了23天零10个小时… …莫扎特在干什么?我们好像本来是在吵架? … …第二排的那个学生是在拍照吗?不是规定不准带手机吗?! … …莫扎特为什么没把我的猫带过来… …结婚后我不要洗碗!… …不对… …我现在要说些什么… …”

  迟迟等不到萨列里回应的莫扎特抬起了头,“嘿,安东尼奥?你至少说句话?你不知道顶着你的白眼把它天天带在身上有多累… …萨列里?”

  “嗯?”萨列里终于回过了神,“结婚后买个洗碗机吧。”

  “什么?”

  “啊,不对不对,我是说——我愿意,莫扎特,我愿意。”

  莫扎特把戒指带在了萨列里左手无名指上,然后他踮起脚把萨列里拥进了怀里。“我爱你。”

  “我也爱你。”萨列里紧紧回抱着莫扎特,眼里终于盛满了笑意。

  三年二班的同学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很平凡的一天见证了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从真刀实枪的吵架到真情实感的求婚这一不平凡的过程。也不会忘记在两位老师情到浓时想来一记深吻时,原本是来旁听课却同样目睹了这个过程的教导主任罗森博格气得直拍桌子打断了他们:“你们!!!莫扎特!!!萨列里!!!扰乱课堂秩序,走!都走!”

  于是罗森博格第二天收到了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个人的请假条,请假时间是一样的:三个月。理由也是一样的:婚假。

   —————————————————————

  *彩蛋1:

       蜜月游艇上,莫扎特和萨列里在甲板上面对面吃饭。

  萨列里看着遥远的地平线,回过头来问莫扎特:“你怎么决定买求婚戒指的?”

  莫扎特笑了,“我只是看到这对戒指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应该一起戴上它们。”

  萨列里低头也笑了。

  莫扎特也问萨列里,“你知道为什么我当时知道你在那所学校吗?所以我才能去那里追回你?”

  “南奈尔告诉你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是我让她透露给你的。”

  “不怕我不去找你?”

  “… …不怕。”

  *彩蛋2:

  很久很久以后,莫扎特突然问萨列里:“说真的,安东尼奥,我求婚下跪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什么?”

  萨列里托着下巴努力地回想了一下,“我在想… …教室门口那么点地儿竟然真的能占下下跪的你。”

 

【莫萨莫】第一名

校园AU,莫萨莫无差,傻白甜,OOC

米扎Flo萨

—————————————

萨列里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直到转学生莫扎特的出现。

单方面认为是萨列里死党的罗森博格看不下去了:"大师,莫扎特这小子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

萨列里没接话,看着不远处给班里几个女生讲解数学问题的莫扎特眯了眯眼。

罗森博格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要不然我找人修理他一顿?"

萨列里这才把头转向罗森博格:"别像个小女生一样罗森博格,少说闲话多写作业吧。"

何况莫扎特有什么好去招惹的。

萨列里叹了口气,"还有,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师',你不能因为我替代数老师讲了一节课就给我这样的称呼。"

"可是大师你讲得真的很棒啊,我那节课都没打盹儿。"

… …


但是萨列里也没想到莫扎特会主动找上自己。

"萨列里!萨列里!"

萨列里听着这好听但不熟悉的声音皱了皱眉,回头看到大步向自己跑来的莫扎特更是不解。

莫扎特弯着腰喘了几口气,抬起头来直视着萨列里。于是萨列里想:他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


罗森博格以每抄五行就抬头看一眼对面的萨列里的诡异方式抄着笔记。而当罗森博格抄完一页开始抄第二页但是抬头看萨列里的频率却由每五行一次加快为每三行一次时,萨列里终于忍不住了:" 你有屁快放 你有话就说。"

罗森博格又幽怨地叹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大师… …听说你和莫扎特结成了数学互助小组?"

萨列里:… …

怎么就和莫扎特组成了一组呢?萨列里也叹了口气。那个人主动找到自己又笑得一脸灿烂地对自己说想要组成一个小组——"因为萨列里你学习又好人又善良啊!"——当然要问为什么找上自己,莫扎特就是这样回答的。

很蹩脚的理由,但是萨列里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还是红着脸答应的。

"啊!"罗森博格一拍大腿,"大师,你一定是要这样接近莫扎特,找出他的弱点,然后狠狠嘲笑他吧?!大师这方法真棒!"他瞪大眼睛看着萨列里,张着嘴笑得极其夸张。

萨列里:"… …罗森博格你不抄就把笔记本还给我。"


莫扎特最近心情特别好。

因为他又见到了萨列里。

但是萨列里好像没有认出他来。莫扎特叹了口气:"我们明明还抱过同一只猫呢… …"


其实也不能怪萨列里。第一次见到萨列里的时候,莫扎特刚来到这个新的城市,被与家乡完全不同的低气温打了个措手不及,急忙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包了个严实。口罩帽子一个不落,只露出来一双大眼。

莫扎特无比庆幸自己做出了转学的决定。因为他遇到了萨列里。办完转学的手续之后,莫扎特决定转一转新学校,熟悉一下环境。莫扎特悠哉悠哉地沿着大道,又绕着小路七拐八拐地来到了后花园。

于是莫扎特就看到了萨列里。好吧,准确来说是萨列里的后背。

那时萨列里正背对莫扎特半蹲着,费尽心思想要把困在花坛里的猫逗弄出来。冬天枯萎杂乱的灌木丛还没来得及被清理,小奶猫挣扎在枯枝烂叶里偶尔发出几声细细的猫叫。

"嘿… …需要帮忙吗?"

萨列里被背后突然出声的莫扎特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来后花园这么偏僻的地方。

"嗯… …她被困在里面了。"

莫扎特于是也半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随身带的小零食,向外引诱着小猫。

萨列里"喵喵喵"地叫着小奶猫,加上莫扎特的零食诱惑,小奶猫终于从灌木丛里探出了身子。

萨列里从莫扎特怀里接过小猫,用手轻轻地顺着她的毛,眼中盛满了温柔。手里拿着零食,耳边传来遥远而不清晰的吵闹声,冷风带着松树的清香,眼见之处却只有萨列里,莫扎特就这样对萨列里一见钟情了。

"嘿… …"

莫扎特回过神来,发现萨列里正摸着猫对自己微笑。

"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莫扎特也笑了笑:"没什么。这只猫是流浪猫?你要把她带回家吗?"

"嗯… …我想只能这样了。"萨列里上下打量了一下莫扎特,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你看起来就像刚来到这个城市一样。"

莫扎特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事实上我就是刚到这里的。"

"因为本地人一般不会穿得这么厚。这里的冬天一般不会这么冷,今年大概有些特殊。"

莫扎特这才发现萨列里只是穿了件风衣,然后他也笑了:"对啊,"莫扎特看向萨列里,口罩下他的声音闷闷的:"真的很特殊。"


所以当莫扎特站到新班级做自我介绍看到萨列里时他相信了人们所说的宿命。虽然萨列里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低下了头看课本,无视了莫扎特突然放大的声音和对他抛的两个媚眼。没关系,至少我知道他叫萨列里了。莫扎特决定主动接近萨列里。


萨列里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莫扎特。自从和莫扎特成为一组之后,莫扎特就总拿不会的数学题来问萨列里,频率高得异常。萨列里想问他,你不是第一名吗?这些真的都不会吗?这是上学期学的啊。但是萨列里憋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不仅不烦莫扎特,还很享受和莫扎特的亲近——之前我说过他的眼里有星星吗?不,他本身就是一颗闪亮的星星。

 

 

萨列里决定对这颗星星表白。


罗森博格敏感地发现他亲爱的大师最近有烦心事,而他又恰好有为死党解决问题的自觉。

"大师,你最近心情不好?"

萨列里摸着下巴皱了皱眉:"嗯… …是… …罗森博格你知道怎么对不熟的人表白吗?"

罗森博格:???!!!

罗森博格在【萨列里有了喜欢的人我竟然不知道】【这个人和萨列里还不是很熟】以及【萨列里决定要表白】的巨大信息量里缓了缓。他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我觉得吧,大师,对于不熟的人还是委婉一点比较好,被拒绝也不会太尴尬。"

萨列里撇了撇嘴,摸着下巴嘟囔着"委婉… …"


深知莫扎特心思的莫扎特的同桌康斯坦斯忍不住了:"莫扎特你这样子不行啊,你只去问他问题,萨列里根本不知道你喜欢他啊。"

"可是我不敢对他说啊,万一他不理我了怎么办。"莫扎特垂着头也很泄气。

"唉… …"康斯坦斯摸了摸莫扎特的头,"既然你们还不熟,你可以委婉地对他说啊。"

莫扎特抬起头眨了眨眼:"委婉… …"


萨列里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莫扎特,动手把自己书桌上的杂物收拾好。但是莫扎特的脸怎么好像很红?萨列里没细想,只是紧张地看了看手中的小纸条。

"大师,我不会画这个方程的图象… …"莫扎特把练习本递给萨列里。

萨列里过于紧张就只草草扫了一眼莫扎特的本子,然后他顿时就笑了。

莫扎特脸更红了,说话也磕磕绊绊地:"你… …你笑… …什么?"

萨列里眼睛亮亮的,勾了勾嘴角:"沃尔夫冈,"

莫扎特瞪大了眼睛:"怎么突然叫我的… …"

"你是不是喜欢我?"

莫扎特被萨列里打断了,而且脸更红了:"我我… …可是… …"

萨列里直接拉过了莫扎特的手,不出意料地摸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满手心的汗:"我也喜欢你。"


后来莫扎特问萨列里怎么那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要对他表白的,萨列里摸了摸怀里男朋友的头,笑着说:"因为当时我也准备用笛卡尔和你表白啊。"

—————————————

*两个小笨蛋都打算用笛卡尔的心形线对对方表白,图片来自百度

—————————————

彩蛋1:

萨列里某一天把莫扎特带回了家,但他对从学校抱回来的自己家猫咪"星星"和莫扎特非常亲近这件事很不理解。

 

 

彩蛋2:

罗森博格决定单方面和萨列里绝交。因为萨列里竟然和那个不知好歹的莫扎特搞到了一起。而且他是在看到萨列里和莫扎特在宿舍楼前打啵儿后才知道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