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呱

情深不寿

【莫萨莫无差】老师们的战争

老师AU,莫萨莫无差,傻白甜,OOC

      米扎Flo萨

  ——————————————————

  饶是三年二班的同学再怎么清楚自己的语文老师安东尼奥·萨列里和数学老师沃尔夫冈·莫扎特二人合不来,也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两个人会直接在教室门口吵起来。

  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教室门口,真刀真枪地,吵起来了。

  萨列里和莫扎特都是新来不久的老师,莫扎特也只比萨列里晚来一个星期,但是两人不和的氛围也确实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别提什么都是新来的互相关照了,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个人根本就从没说过话,甚至很难同时出现在同学面前——也许除了每周例行的班会。原本枯燥无味的班会因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人难得的一同出现也确实有了些许不同:

  “你看到萨列里老师白莫扎特老师的那一眼了吗?”

  “没看到,不过我肯定莫扎特老师看到了。”

  “你怎么知道?”

  “看到莫扎特老师周围是什么了吗?”

  “… …是冷气?”

  “不,那是‘我现在很不爽’的气场。”

  “… …”

  “还记得第一次莫扎特老师自我介绍后萨列里老师就在讲台下冷哼了一声吗?莫扎特老师当时脸色就变了,直直地盯着萨列里老师不说话。”

  “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就看对方不顺眼,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他们还没有打起来。”

  … …

  然而三年二班的同学竟然也渐渐地习惯了一见面就冷着脸的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就像面对冷战着的爸妈,既不能说,也没法劝。但学生们也没料到莫扎特和萨列里确实像一对闹别扭的夫妻,两人打不起来,一旦吵起来却能抖出几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来数落对方的不是。更没料到莫扎特和萨列里这次吵架后的结果。

  这次吵架总有点儿像萨列里故意找茬,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总之在上完课的莫扎特走出教室不小心碰掉刚好来下一节课的萨列里怀里的书的时候,萨列里没有像往常一样当做莫扎特不存在,而是揪住了莫扎特的袖子。

  “莫扎特,你碰掉了我的书。”

  莫扎特一怔,显然也没料到萨列里主动和自己说话,虽然说的这话… …他弯腰把书捡起来递给萨列里。

  萨列里却没有接,“不说句‘对不起’吗?”

  “… …萨列里你明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但是你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不说对不起吗?”

  莫扎特深吸了一口气,像用了很大的勇气似的,他转过头直视着萨列里:“萨列里你不要故意挑刺。”

  萨列里讽刺地笑了,说出的话却是酝酿了很久的冰冷:“莫扎特,你总是觉得我在挑刺,对吗?”

  “我… …”莫扎特又噤了声,也只有萨列里,只有萨列里能让一向巧舌如簧的莫扎特恨不得原地消失。

  “我… …对不起。”莫扎特还是服了软,第二次把书递给萨列里。萨列里在听到莫扎特道歉时确实吃惊地挑了挑眉,但却仍拒绝接过莫扎特递过来的书。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莫扎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书放在了离门口最近的学生书桌上,侧过身想从萨列里身旁离开教室。

  萨列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总是这样莫扎特,你总是在逃避。”

  莫扎特听到这话马上就停住了脚步,然后他突然转回身,凑到萨列里面前紧紧揪住了他的衣领。本来教室里和门口外的同学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就在原地战战兢兢地待着,看到这仿佛马上就要开干的场面同学们全都倒抽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去拦莫扎特老师,他们就看到语文老师冲他们摆了摆手。

  萨列里很明白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间地点,但是和莫扎特说清楚这一切——他等不及了,所以萨列里沉默地看着眼前气红了眼眶的莫扎特。

  “我逃避?你为什么不想想是谁先一声不吭就离开的?是你!萨列里!!!”莫扎特被气得剧烈地呼吸着,攥着萨列里衣领的手也不由得收得更紧。萨列里总能让莫扎特失去常态。

  萨列里等莫扎特情绪没那么激动的时候才开口说:“可是你问过我为什么吗?莫扎特,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每天你都有机会来问我,你为什么不问?”萨列里的质问并不凶,却很坚定。他的手覆上了在自己胸前莫扎特的手,但没有把莫扎特的手扒开。

  “你表现得像一个陌生人,我怕你不理我,甚至… …会再次离开。”莫扎特感受到萨列里动作里的安抚,气消了一大半,说话的语气里甚至有了一些委屈。他松开了萨列里被自己捏的皱皱巴巴的衣领。

  萨列里也垂下了自己的手,却拉着莫扎特的手没有松开。他轻声地叹了口气,“所以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害怕。”

  莫扎特睁大了眼,完全没想到萨列里会这么说。

  萨列里看着莫扎特星星般闪耀的双眸,无奈地笑了:“你可是当初的情场小王子啊,谁能不喜欢莫扎特呢?你身边无时无刻不有美女相伴。所以当你这颗星星主动接近这么普通的我的时候,我以为那只是暂时的兴趣。所以我选择了逃避,以为这样就可以忽略你对我的吸引力。”

  “哦,安东尼奥,”莫扎特红了脸,要知道,这还是萨列里第一次当面夸自己呢,“所以那个时候我对自己的魅力也产生了怀疑。”

  萨列里捏了捏莫扎特的手,接着说道,“但我发现那简直就是徒劳的,就像喜欢太阳却怕被灼伤而躲到阴影里,但忘了阳光和阴影同在。同样的,莫扎特,我逃不掉你的。也幸好你也没有放弃。”

  “那你是在害怕什么呢,安东尼奥?”莫扎特想到了萨列里刚开始的那句话。

  “我害怕星星总归是星星,不会离人们太近的。就像几岁的小孩子想要新奇的玩具,一旦新鲜劲儿过了,那个玩具就再也不是他最想要的了,玩具也最终会被丢弃在角落,落尘生灰。沃尔夫冈,我害怕你会那样丢掉我。”

  “天啊,安东尼奥,你从来没对我说过这些,”莫扎特反手把萨列里的手握在手心,另一只手轻抚着萨列里的脸颊,“你并不普通,你很耀眼。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将是我唯一的爱人。”

  “那你为什么那天要给康斯坦斯买戒指?”萨列里突然问。

  “什么?哪天?我和康斯坦斯?”

  “就我赌气离开的前一天,我看到你和康斯坦斯在珠宝店,挑戒指。”

  “啊,那天。那天是因为南奈尔有事,所以我才和康斯坦斯一起去的,”莫扎特总算想起来了,“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吃醋生气离开的吧?”

  萨列里失落的眼神告诉莫扎特答案是肯定的。

  “天啊,安东尼奥,你该不会不知道康斯坦斯有未婚夫了吧?”

  萨列里吃惊地眼神告诉莫扎特答案是否定的。

  “我是陪康斯坦斯去挑订婚戒指的啊。”莫扎特揉了揉萨列里的头。

  见萨列里还是一副“你想要抛弃我”的委屈样,莫扎特松开了萨列里的手。

  “好吧,”莫扎特深吸了一口气,“本来这不是我理想中的时间和地点,但是谁让我亲爱的小笨蛋不相信我会一直在他身边呢?”莫扎特忍不住舔了舔唇,在萨列里惊诧的目光里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天鹅绒的盒子。

  莫扎特然后就单膝跪在了萨列里面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是一对设计简洁而精美的钻戒。

  “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只去牵一个人的手,只深吻一个人,只伴在一个人身边,过一辈子。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那么我求之不得。所以,亲爱的安东尼奥·萨列里,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和我共度余生吗?”莫扎特这段话说得不慢,像排练了很多次,但声线里偶尔的颤抖暴露了他的紧张。

  而萨列里的大脑从莫扎特拿出戒指开始就当机了:“我竟然因为一个误会和莫扎特分离了23天零10个小时… …莫扎特在干什么?我们好像本来是在吵架? … …第二排的那个学生是在拍照吗?不是规定不准带手机吗?! … …莫扎特为什么没把我的猫带过来… …结婚后我不要洗碗!… …不对… …我现在要说些什么… …”

  迟迟等不到萨列里回应的莫扎特抬起了头,“嘿,安东尼奥?你至少说句话?你不知道顶着你的白眼把它天天带在身上有多累… …萨列里?”

  “嗯?”萨列里终于回过了神,“结婚后买个洗碗机吧。”

  “什么?”

  “啊,不对不对,我是说——我愿意,莫扎特,我愿意。”

  莫扎特把戒指带在了萨列里左手无名指上,然后他踮起脚把萨列里拥进了怀里。“我爱你。”

  “我也爱你。”萨列里紧紧回抱着莫扎特,眼里终于盛满了笑意。

  三年二班的同学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很平凡的一天见证了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从真刀实枪的吵架到真情实感的求婚这一不平凡的过程。也不会忘记在两位老师情到浓时想来一记深吻时,原本是来旁听课却同样目睹了这个过程的教导主任罗森博格气得直拍桌子打断了他们:“你们!!!莫扎特!!!萨列里!!!扰乱课堂秩序,走!都走!”

  于是罗森博格第二天收到了莫扎特和萨列里两个人的请假条,请假时间是一样的:三个月。理由也是一样的:婚假。

   —————————————————————

  *彩蛋1:

       蜜月游艇上,莫扎特和萨列里在甲板上面对面吃饭。

  萨列里看着遥远的地平线,回过头来问莫扎特:“你怎么决定买求婚戒指的?”

  莫扎特笑了,“我只是看到这对戒指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应该一起戴上它们。”

  萨列里低头也笑了。

  莫扎特也问萨列里,“你知道为什么我当时知道你在那所学校吗?所以我才能去那里追回你?”

  “南奈尔告诉你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是我让她透露给你的。”

  “不怕我不去找你?”

  “… …不怕。”

  *彩蛋2:

  很久很久以后,莫扎特突然问萨列里:“说真的,安东尼奥,我求婚下跪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什么?”

  萨列里托着下巴努力地回想了一下,“我在想… …教室门口那么点地儿竟然真的能占下下跪的你。”

 

评论(1)

热度(37)